您好,欢迎访问一九零五行业门户网
来宾行业信息网

《笑林广记》中的六则笑话,初读令人捧腹,再读却笑不出来了

2019/10/13 15:44:42发布3次查看
《笑林广记》,是我国古代一部非常著名的笑话合集,也被称为《新镌笑林广记》。这本书的作者,署名为“游戏主人”,但实际上指的却是清代的一批文人。
《笑林广记》中的笑话,涉及到方方面面,其一为古艳,其二为腐流,其三为术业,其四为形体,其五为殊禀(也就是异于常人,诸如痴呆善忘等),其六为闺风,其七为世讳(即帮闲娼优等),其八为僧道,其九为贪吝,其十为贫窭,十一为讥刺,十二位谬误。
笑话,很多时候承担着针砭时弊的作用。《笑林广记》也是如此,这部书中所收集的笑话,有很多都是一针见血地指出了当时时代,各行各业的很多弊端,其语言简洁生动,又风趣幽默,于不知不觉之间,批判了一些不良风气和人性中的卑劣之处,初读令人忍俊不禁,再读时,却有点笑不出来了。
今天,我们就来品读其中的六则笑话,看看这些笑话,都讽刺了当时时代的那些弊端,讽刺了那些道貌岸然的人物。
有理。一官最贪。一日,拘两造对鞫,原告馈以五十金,被告闻知,加倍贿托。及审时,不问情由,抽签竟打原告。原告将手作五数势曰:“小的是有理的。”官亦以手覆曰:“奴才,你讲有理。”又以手一仰曰:“他比你更有理哩。
译文:有一个官员很贪婪,有一天,有两个人来打官司。原告为了能赢了官司,就送了这位官员五十两银子(古代的金,往往指的是白金,即银子)。被告知道了,就送了这位官员一百两银子。县官审案子的时候,不分青红皂白,就拿出签子,命人打原告。原告忙用手比“五”,说:“小的是有理的。”县官也用手比了一下,道:“奴才,你说你有理——”又将手翻过来,说:“他比你更有理!”
武弁夜巡。一武弁(bian)夜巡,有犯夜者,自称书生会课归迟。武弁曰:“既是书生,且考你一考。”生请题,武弁思之不得,喝曰:“造化了你的,今夜幸而没有题目。”
译文:有一个武官,晚上巡夜,碰到了一个晚上在街上乱走的人。问这个人是干什么的。这人说,自己是一个书生,因为和朋友读书会文回来的晚了。武官道:“你既然说你是书生,我就考你一考。”这书生赶忙请武官出题。武官想了半天,也想不去来该出什么题目,就呵斥这书生道:“算你今天有福气!今天晚上没有题目!”
这个笑话,讽刺的是不学无术,偏偏又要装出一副懂的样子的人。
垛子助阵。一武官出征,将败。忽有神兵助阵,反大胜。武官叩神姓名,神曰:“我乃垛子神也。”武官问曰:“小将有何德何能,敢劳垛子尊神相救?”神曰:“唯感汝平昔在教场,从不曾一箭伤我。”
译文:有一个武官,出兵打仗。眼看着就要兵败,忽然有神兵前来助阵,最后竟然反败为胜。武官十分感激,给这位帮助了自己的神磕头,又问他究竟是何方神圣。这神仙道:“我是垛子神。”武官问道:“我究竟又有何德何能,烦劳垛子尊神来救我?”垛子神道:“我感激你平日在教场练习武艺的时候,从来都没有射到我身上一支箭。”
平日练兵的时候,一支箭都中不了靶子,也难怪这武将打仗会失败了。这个笑话,将不学无术的武官,讽刺的淋漓尽致。
书低。一生赁僧房读书,每日游玩。午后归房,呼童取书来。童持《文选》,视之,曰:“低。”持《汉书》,视之,曰:“低。”又持《史记》,视之,曰:“低。”僧大诧曰:“此三书,熟其一,足称饱学,俱云低,何也?”生曰:“我要睡,取书作枕头耳。”
译文:有一个书生,在寺庙中租赁了房子读书,但却每天都只是游玩。这一天午饭后回来,就命书童拿书来。书童拿了一本《文选》,书生说:“低。”书生书童又拿了一本《汉书》,书生还是说:“低。”书童又拿了一本《史记》,书生还是说:“低!”旁边的和尚大为吃惊,说:“这三本书,能读熟了其中任何一本,都可以说是饱学之士了,你却一直说低,究竟为什么呢?”书生说:“我要睡觉,拿书当枕头。”
着醋。有卖酸酒者,客上店谓主人曰:“肴只腐菜足矣,酒须要好的。”少顷,店主问曰:“菜中可要着醋?”客曰:“醋滴菜心甚好。”又问曰:“腐内可要放些醋?”客曰:“醋烹豆腐也好。”再问曰:“酒内可要着醋否?”客讶曰:“酒中如何着的醋?”店主攒眉曰:“怎么处?已着下去了。”
译文:有一个卖酸酒的。有一天有位客人上门,说:“给我做一个豆腐,做一个青菜,但是酒一定要好的。”过了一会儿,店主问:“菜里面要放些醋吗?”客人说:“醋滴菜心很不错的,放吧。”店主又问:“豆腐里要不要放点醋?”客人说:“醋烹豆腐也不错,放吧。”店主又问:“酒里头要不要放些醋?”客人很惊讶地说:“酒里面怎么放醋呢?”店主就皱着眉头说:“那怎么办呢?我已经放过了。”
明知道自己的酒是酸的,却死不承认,还要下了个套子,将客人饶了进去。这则笑话,将这位店主人的无赖也算刻画尽了。
写真。有写真者,绝无生意。或劝他将自己夫妻画一幅行乐贴出,人见方知。画者乃依计而行。一日,丈人来望,因问:“此女是谁?”答曰:“就是令爱。”又问:“她为甚与这面生人同坐?”
译文:有一个专门给人画像的,但没有生意。就有人劝他,将他们夫妻俩画一张像贴出来。画者就依计而行。有一天,这画者的岳父来了,就问:“画中这个女子是谁?”画者道:“就是你女儿啊。”岳父又问:“她为什么和这个生人坐在一起?”
这位画者的绘画水平有多拙劣,可想而知了。
简简单单的几个笑话,对一些人的弊病讽刺的淋漓尽致。这些笑话,初读令人捧腹大笑,再读就领会到其中的辛辣,就只能苦笑了。

【来宾行业信息网】